好看的重生小说

时间:04-10

  当地时间2019年3月31日,德国汉诺威,2019年汉诺威工业博览会会场。视觉中国 图新华社德国汉诺威4月1日消息,今年的汉诺威工业博览会展馆内,一众专业人士身影中不时也会看到一些小孩饶有兴致地跟着父母来参观展商推出的各类机器人产品。这些孩子眼中的巨型“玩具”正是未来工厂中的重要组成部分,如今的各种技术概念很可能会成为他们长大后的人类生产方式。未来工厂全球领先的传动与控制技术供应商之一德国博世力士乐如此描述未来工厂的场景:墙壁、地板、天花板是固定的,其他物品都是可移动的。生产线将模块化组件和各种加工设备移动并重组为新的生产线,以满足新的生产目的。它们将通过5G(第五代移动通信技术)网络与其他机器和流程设备进行无线通信,并通过感应式充电系统从地板充电。实现这个愿景还要应对不少技术挑战。在这届工博会上,许多厂商现场展示的智能制造方案提供了初步思路。比如在一些德国厂商的展台上,搬运机器人将零部件准确地从货架上搬下来,然后配送到装备机器人的工作站台上,机械臂快速抓取零部件并开始装配,整个过程基本无需人工干涉就能快速完成。随着5G技术的逐渐成熟,机器与机器之间更容易实现高效交互。比起让机器人单独发挥作用,这种机器间的协作可以完成更多复杂任务,让自动化提升一个台阶。5G、人工智能、云计算等技术的应用将使未来的生产场景改造更加深入。汉诺威工博会负责人约亨•科克勒说:“我们现在处于机器学习的时期,机器开始了解工业生产的日常。未来生产将变得更加自动化,人工智能给我们提供了基于数据做出生产决定的可能性。未来工业的趋势是国际化和数字化,其中数字化就是基于数据和连接,让生产变得更加灵活。” 应用场景要实现工业4.0,塑造未来工厂,只有完全自动化一条路吗? “我认为这还要取决于应用的场景。在一些场景中,我们可以使用全自动的解决方案,但在许多其他场景中,完全自动化不但过程复杂、成本高昂,且最终仍离不开人类的灵活性……我的看法是工业4.0与人本身有很大的关联。”德国弗劳恩霍夫机床和成型技术研究所机器人技术部门负责人穆罕默德•巴迪韦告诉新华社记者。这个场景或许能更好地解释巴迪韦的观点:技术工人移动手臂,汽车生产线上的大型机械臂也随之将大型的车身部件上下移动到一个更合适的角度进行焊接,简单的手势就能让复杂的机器人灵活完成任务——这是巴迪韦所在部门开发的人机交互系统。通过影像传感器、智能算法等技术,人与机器可以在生产车间实现更高效的合作。机器与人并非是竞争关系,而是让机器学会理解人的意图,并在人的指导下完成更多复杂的任务。巴迪韦说:“人机交互并不是一个新概念,其主要挑战是如何开发出适合工业生产应用的技术解决方案。” 据巴迪韦介绍,他们正与德国大众汽车公司合作,尝试将这一系统应用到这家公司的汽车生产线上。就业影响普华永道此前发布的一份分析报告说,人工智能、机器人技术以及其他形式的智能自动化技术有潜力带来更大的经济效益,这部分新增的财富会产生许多新的工作岗位需求,但同时也让不少人担忧现有的工作岗位会在自动化浪潮中消失。这份报告预测,到本世纪30年代中期,多达30%的工作都可以实现自动化。报告认为,不仅是制造业,短期内金融服务行业受到的影响可能更大,因为算法可以带来更高效的分析和评估;长期来看,随着自动驾驶车辆的发展,运输行业受到的冲击也会很明显。工人们在自动化面前就真得没机会了吗?报告认为,这种冲击在短时间内对工人的影响有限。但随着时间推移,那些教育水平较低的工人预计在自动化浪潮面前就会显得更脆弱,工作被这类新技术取代的可能性较大。不过,报告并没有给出一个悲观的前景,而是建议各国政府和商业机构合作,帮助更多人提升技能和知识水平,以便适应未来的自动化浪潮,最终让更多的人能够从事人工智能和机器人技术催生的新技术工作。(原题为《特稿:智能制造连接工厂与未来》)

  但倪会忠同时指出,冰壶队的问题依然存在,“我刚刚从冰壶队回来,我的判断是——平昌奥运之后,冰壶队的训练组织方式、训练理念、训练管理没有什么实质性改变。”

  周一(4月1日)早些时候,欧洲航空安全局(EASA)在接受英国《金融时报》采访时表示,在对737 MAX的审核上,他们与美国联邦航空管理局和波音公司都保持了“密切的沟通”;并称,其也在“努力使737 MAX飞机尽早恢复运营,但是这必须建立在保证飞机绝对安全的前提下”。。

  “厌学症”在贫困地区滋生,背后折射出“读书无用论”在农村地区尤其是贫困地区的沉渣泛起。这种心态的形成有着一定的现实功利性考量:随着社会经济的发展,农村孩子除了上大学之外,有了更多改变命运的途径:外出打工,互联网创业,等等。相比读书而言,这些方式对他们物质需求的满足触手可及。同时,这种心态的形成,也与贫困地区家庭教育意识日渐淡薄、城乡教育资源不均衡有关。人们对于教育的看法根植于现实的社会文化生态之上。要改变贫困地区群众对于教育的负面看法,就必须改变贫困地区教育所处的社会文化生态。一个显而易见的事实是,无论社会如何发展,教育仍然是阻断贫困代际传递的根本手段,这一点早已为世界各国的实践所证明。退一步说,即使教育无法为每个人都提供一份优渥收入的工作,它对于每个人的丰富和发展、人生境界提升的作用仍然是不可替代的。根治贫困地区“厌学症”,就必须让这样的理念成为贫困地区的共识,重塑人们对于教育的认可和崇尚。为此,不仅需要加大贫困地区的教育投入,改善教育硬件设施建设,全面提高师资质量和水平,缩小城乡教育差距,让孩子们“上好学”;更重要的是,需对贫困地区家庭和学生加以正确引导,摒弃教育功利化的浮躁心态,重塑“读书改变命运”的观念和信心,使孩子们“愿上学”。(原题为《半月谈微评:越穷越厌学?改变基层教育文化生态是关键》)

  4月2日,据彭博社报道,美国电动汽车制造商特斯拉创始人埃隆·马斯克(Elon Musk)赞扬了腾讯科恩安全实验室(Tencent Keen Security Lab)所发现的特斯拉自动驾驶系统Autopilot可能存在的漏洞。通过该漏洞可获得自动驾驶系统的控制权。腾讯科恩安全实验室3月29日发表博文称,他们发现了特斯拉Model S轿车的自动驾驶系统(版本2018.6.1)存在三大漏洞,包括可以在外部激活车辆的雨刷、使用无线游戏手柄控制Model S的转向系统,另外在道路上设置标记会欺骗Model S的自动驾驶系统。漏洞一:激活车辆雨刷科恩实验室指出,特斯拉Autopilot系统借助图像识别技术,通过识别外部天气状况实现自动雨刷功能。他们通过研究发现,利用人工智能对抗样本生成技术生成特定图像并进行干扰时,该系统输出了“错误”的识别结果,导致车辆雨刷启动。漏洞二:游戏手柄操控车辆行驶科恩实验室称,利用已知漏洞在特斯拉Model S获取Autopilot控制权之后,即使Autopilot系统没有被车主主动开启,也可以利用Autopilot功能实现通过游戏手柄对车辆行驶方向进行操控。漏洞三:车道的视觉识别缺陷特斯拉Autopilot系统通过识别道路交通标线,实现对车道的识别和辅助控制。科恩实验室通过研究发现,在路面部署干扰信息后,可导致车辆经过时对车道线做出错误判断。该实验室在博客文章中写道:“我们证明,通过在道路上放置干扰贴纸,自动驾驶系统会捕捉到这些信息,并做出异常判断,导致车辆进入逆行车道。” 对于上述漏洞,特斯拉向腾讯科恩实验室表示,他们的安全更新已经解决了让黑客控制Model S转向系统的漏洞,并称其他漏洞并不存在。这不是科恩实验室第一次针对特斯拉的漏洞展开研究。在2018年Black Hat USA大会上,科恩实验室就曾发表相关议题,面向全球首次公布了针对特斯拉Autopilot系统的远程无接触攻击,之后相关攻击链已经被特斯拉修复。

上一篇有什么好看的书 下一篇搞笑的励志